那些因为事发突然还穿着粉红粉白粉蓝色的护士

 伴随着他们欢呼的是,十个人分做五对儿,给予彼此的……最亲密无间的大力拥抱。
 
    仿佛只有这个动作才能表达出他们此刻心中的欣喜之情。
 
    当他们互相给完了爱的抱抱,打算一起朝着顾叔的方向奔过去,来个集体大团圆的时候,却被接下来的情形……给弄的……
 
    哈哈哈,真的我们不想笑,这太不道德了……哈哈哈……让我们先笑会儿,叔,一会再来解救于你哈。
 
    不能怪这群人没良心的笑。
 
    一般人真心憋不住的。
 
    因为,现在的顾峥……已经成为了人形仙人掌,而他受灾最严重的地方,自然是没有衣物遮挡外的脸部了。
 
    他就像是一个拥有了反古现象的毛猴,随着脸皮因为疼痛而发生的自动抽搐,倒刺儿们也跟着一起噗啦啦的抖动着……再加上,顾铮扎在额头上那根最大的刺儿的根部,还带着一朵颤颤
 
巍巍的小花……
 
    这形象……看起来别提多么的滑稽又可怜了。
 
    当然了,待到大家笑够了,还是要替顾叔排忧解难的。
 
    他们自动的分成两组人,一波帮着顾铮拔着倒刺儿,另一波依照着顾叔的吩咐,去迅猛龙突然出现的那个方向过去瞧瞧,那一大片茂密又隐蔽的草丛后边都有些什么。
 
    等到顾峥脸上的倒刺被拔去之七八的时候,草丛的另外一端就传来了一阵既是高兴又略带压抑的欢呼之音。
 
    一个返回来报信的小伙子的脸上的笑容是怎么掩都掩藏不住,他一边踉跄的奔跑着,一边与跟顾叔分享了他刚发现的好消息。
 
    “叔!叔!我们发现了好多的幸存者。”
 
    这附近的幸存者随处可见,靠近岸边大型的聚集区就不下四五处了,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但是等到这个小伙子将这个大喘气给说完了之后,顾峥就明白对方为何兴奋了。
 
 1083 科幻篇:末世五年 38
 
    因为生活在这个迅猛龙划了片了等同于圈养的捕猎区域内的幸存者们,竟然是从市中心最大的综合医院里边逃生而出的医护人员以及部分的患者。
 
    在这个艰苦的年代之中,医者等同于活命的希望,这一次北行的探查,光是冲着这一条,他们几个就没白来。
 
    小伙子们都很开心,只有顾峥波澜不惊,不但如此,他的眉毛还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
 
    没有人发现他这一动作,在下一秒钟,他又变成了那个憨厚朴实的大叔,仿佛跟这些年轻人一般的开心的朝着这个传递着的小子发出了后续的行程的安排。
 
    “那他们在哪呢?先领我去瞅瞅,到时候咱们回去报信的时候,也好商量下,是咱们过来与这些医护人员汇合呢?还是让他们先跟着咱们返回海边?”
 
    听到这话的小伙子们十分赞同的点点头,也是,现在行路如此的困难,若是北地有适宜居住的栖息地的话,那他们这些人跟着他们回返就有些折腾了。
 
    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先带顾叔去那些幸存者的聚集地瞧瞧,然后再做安排。
 
    等到顾峥被领到了这百来十口子所居住的一处大型的岩洞的洞口处,跟幸存人员诉说了想要让他们在这里等待一下,等北进小队探查完了周围,若是觉得这是一处不错的栖居地,就让大
 
部队来这里与他们医护人员汇合的提议的时候,这群原本在见到了外来人之后就欣喜若狂的医生护士们,则是齐刷刷的说出了坚决反对的决定。
 
    “这位大叔,是姓顾是吧,您听我说,在我们过来之前已经有不少同事查探过这里的周边了,这里特别不适合大型人群的定居。”
 
    听到了这样的劝阻,顾峥却是一愣,他这个人从不轻信任何人的言语,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以及自己的双手所查探出来的事实。
 
    因为就在刚才,他穿过草丛抵达到洞穴的这一路上,光是他见到的可以食用的蕨类植物以及草本科植物就不少于三种。
 
    站在洞穴旁边,若是仔细的都竖着耳朵听听周围的情况,那不远处潺潺溪水的水流之音,就算是站在这群嘈杂的人之中,也依然是分外的分明。
 
    至于这个可以暂时当成穴居人的巢穴,虽然不能抵御小型的猎食者的入侵,但是对于体型庞大的猎食者来说,却是特别合适的天然屏障。
 
    就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被周围的这一群迅猛龙给吓破了胆子了,才选择放弃这个聚集点,若是这样,顾峥还真的要劝一劝对方了。
 
    可是就算顾峥再三的保障过,迅猛龙这种拥有跟随猎物迁徙的习性的恐龙,当它们发现一个区域内出现了更为凶猛的动物之后,在判断过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很大的过程中就会退出这一
 
地带,重新找寻新的猎食场所了……那些医护人员的脑袋依然是摇的异常的激烈。
 
    就好像这个空荡荡的山洞内有着什么嗜人的怪兽一般,让他们就想逃离这里,离得越远越好。
 
    这种不寻常的反应让顾峥心生警惕,他面上不显,就好像应付不来这些医生们的激烈言辞一般的,憨厚的挠了挠后脑勺,指了指洞口外想当初他发现有幸存者存在的痕迹的草丛处,说了
 
一句让大家暂时都安下心来的话语:“那若是你们实在不愿意,就让俺再想想。”
 
    “俺要想想你们是跟着俺继续北行合适,还是先跟着小队的人回到岸边合适。”
 
    “毕竟……”
 
    顾峥下意识的就将目光放在了那些因为事发突然,还穿着粉红粉白粉蓝色的护士服的年轻女人们的身上。
 
    她们脚上轻薄的护士鞋,着实不适合在这种环境下进行长途跋涉的。
 
    见到顾峥不再坚持,靠在洞口边上的医护人员仿佛都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的瘫坐在了地上,就算是南庄子村中的小伙子们有心再多说两句,这些人也兴趣缺缺的没有了再搭话的心思。
 
    对于这种表现,单纯的年轻队员以为这只是被迅猛龙的围堵给吓破了胆子的正常反应。
 
 
    顾峥一边拔着脸上遗漏的倒刺一边拿着一根干枯树枝朝着那一抹可怜的白色之中这么一扒拉,他就可以确认,这个白大褂的主人应该是一位上了年纪,在医护群体之中……绝对算得上是
 
拖后腿的老大夫。
 
    ‘叮当’
 
    一块代表着医生身份的标牌在破碎的骨头缝隙之中又被顾峥翻找了出来。
 
    ‘中医……潘国民’这一个等同于顾峥那个世界的工作证一般的身份牌,十分清楚了记录下了这个死者在生前的工作与地位。
 
    果然,这是一位返聘回院的老中医。
 
    那么,这真是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