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为了咱们能够好好生存而选择了自我牺牲的

 为什么活下来的人,都是年轻人?就连那些医患的家属们也都是如此?
 
    作为一个食肉的恐龙族群,它们为什么不从最美味的食物开始捕猎,反倒是对着这些或是老迈又或是病弱的人群下手呢?
 
    它们又不是某些人类,吃饭的时候会将最好吃的食物放在最后享用。
 
    更别说,这种放到最后享用最好的进食方式又略显愚蠢,毕竟,肚子吃了半饱跟饥饿状态下享用美味的感受……它不一样啊!
 
    那么,这里边的事儿就深了。
 
    但是就算顾铮有所怀疑,在这个末世之中,他也不是维护世界真善美的超级英雄。
 
    在人性随时都会扭曲改变的今天,他对于此事能做到的最大的限度,就是将他的发现……原原本本的透露给与他风雨同舟过的同路人罢了。
 
    至于后续的事?
 
    不是他有资格审判与裁决的。
 
    想到于此的顾峥,就将手中的木棍一抛,就下达了只有他们几个人回撤的决定。
 
    他会将这群人的情况跟南庄子聚集地的人们说清楚,以后的迁徙路上要不要带加上这群人……就看众人的表决了。
 
    在撤离之前,他还要带着身后的队伍,去那些医护人员口中所说的早已经倒塌的医院废墟之中……去翻翻还有没有能用的药品与物资了。
 
    因为在顾峥的印象里边,医院的药房,储存药品的方式……可是多种多样的。
 
    先不要说那种多少万年都无法降解的塑料包装药剂,光是那些半成品的中成药,就是现在最为或缺的物资之一了。
 
    等到他依照那些年轻的医生的指点,到了那所已经无法使用的医院大楼附近那么一瞧,嘿,顾峥这脸上的笑是怎么都收不住了。
 
    因为建筑中间的钢架结构是坍塌了,但是水泥砖墙的砖瓦结构还能支撑,这大楼也只不过片片碎裂的埋在土中罢了。
 
    地面上露出来一个个的蓝牌牌,那硕大的‘药’字……从老远就能看到。
 
    见到于此的顾铮也不多废话,抄起一块碎裂的厚木门板,就开始朝着那一片的土壤里……铲了下去。
 
    在他看来这只是翻沙子的行为,在别人看来就是一个小型铲车施工的现场了。 在连土拨鼠都望之兴叹的效率之下,已经深入地表之的顾峥就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嚎叫之音:“哈哈!药!”
 
    “快!将筐子抛下来!”
 
    应着他的这一句吩咐,那些原本都不抱希望的小伙子们就将身后的筐子纷纷的抛了下去。
 
    不过片刻的功夫,一筐泥土与各类药品混合在一起的稀缺物资就被提拉了上去。
 
    一筐……两筐……
 
    待到顾峥冒出头来又说了一句话之后,站在大洞周围的小伙子们都要被这一利好的消息给冲击的眩晕了过去。
 
    顾叔说啥?
 
    ‘底下的建筑被三角支撑住了?除了少量的溶液药品无法保存了之外,大部分的中成药还能使用?’
 
    妈呀!
 
    就算是没有了针头,只有口服药剂,那也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强吧。
 
    他们的北进,既发现了人,又发现了药,美得冒泡的小分队们就在这种晕乎乎的环境之中做出了第一次回归。
 
    当他们的身影出现在岸边的聚集地的时候,那些留守者们在看到了一筐筐的药品了之后,就发出了难以压抑的欢呼之音。
 
    大家七嘴八舌的拉住北进小分队的队员们,问着他们这大半天的行程情况,只有一早拉过老村长和舰长的顾峥,在众人都不曾注意的角落中嘀嘀咕咕着什么。
 
    等到顾峥将他发现的医院幸存者的情况这么一说,这两位一点不比顾峥脑子死的人,就听出了其中的玄机。
 
    对于村长来说,这些医护人员已经不是原本治病救人的良药,反倒成为了他们这些幸存者当中不稳定的因素了。
 
    而对于军舰舰长来说……
 
    回头望望那些还在昏迷发烧的伤病员的他……却做出了打算带人与这些医护人员汇合的决定。
 
    “顾叔,不是我不曾多想,而是我手下的兵的命,容不得我多想了。”
 
    “若是因为怕这怕那的……而将这些年轻的士兵的命给丢了,我才是一辈子都过不去这一道坎了。”
 
    “现在,希望就在眼前,我总要去试一试吧。”
 
    “就算是明知道这些手术器械都用不上了,但是能找到医生,对于这些受伤的士兵来说,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1084 科幻篇:末世五年 39
 
    是啊,心理上的安慰是挺重要的。
 
    死在尽力的治疗之中,和死于茫然的等死之间的差别还是有一些的。
 
    顾峥也不多劝,他只是将头转向了老村长的方向,跟着问询到:“那就定了北进了?”
 
    随着老村长的点头,整个岸边聚集地的大方向就算是定下来了。
 
    与此同时,在顾峥悄然抽身而去的那个洞穴之中,一群穿着脏兮兮的制服的医护人员,却是一言不发的沉默以对。
 
    空气之中飘荡着压抑的气氛,有些个胆小的姑娘们只是将身子蜷缩成一团,仿佛不愿意去面对这个已经解除了危机的世界。
 
    还是那个带着金丝边眼镜曾有外科天才之称的男人率先开了口。
 
    “大家都吃点东西吧?你们看,有很干净的饮用水和食物呢?”
 
    “瞧,军方的标记,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咱们就能跟他们的大部队汇合了。”
 
    “怎么?死里逃生乃是人间一大幸事,你们都不高兴吗?”
起,那些为了咱们能够好好生存而选择了自我牺牲的人们的性命呢?”
 
    “你们说对不对呢?我的合作者们?呵。”
 
    在听到了这一声的轻笑之后,洞穴之中的所有人……吞咽的速度都加快了几分。
 
    听话就能活,就能活。
 
    当然了,这些事情,那是因为顾峥的后脑勺没长眼睛,若是他知晓了有这么一个危险人物的存在,怕是早就想辙将这个人掐灭在了萌芽的状态之中了。
 
    他们现在要办的事情太多了,好几百号人的北进,可不是十几个人前去趟路那么简单了。
 
    况且岸边还需要留下接应的人,等着其他方向的人员回归,林林总总太多的事情,让顾峥已经无暇他顾了。
 
    可是这样的日子再累,累到顾峥都想抛弃这些拖后腿的,在这个诡异的世界之中放飞自我算了的时候,转过头来一个热乎乎,香喷喷的杠子头烧饼就这样被顾老娘给递到了眼前……那些
 
刚刚产生出来的愁与怨,一下子就全都烟消云散了。
 
    其实这样挺好,有一个需要自己照顾又反过来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自己的老娘,这种肩膀上有责任的生活,沉甸甸,特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