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从中医入手的话还能稍微缓解一下病人的病

 在第二天开始迁徙的路上,顾峥抹了一把脸上的疲惫,颠了颠背后的老娘,就为这位一辈子都未曾见过这么多西洋景的老娘开始逐一的讲解了起来。
 
    “这个叫做刺刺树,特别有用,因为花朵有生物碱成分,果实又是臭不可耐的毒气弹,所以在这一片鲜有天地。”
 
    “但是它特别的好用,娘,你看它的刺儿,大大小小的啥型号都有,是不是可以做针?”
 
    ……
 
    “哦,你说这个啊娘,那个叫做嘟嘟虾,淡水咸水都能活,没问题的,不过它的外壳特别的结实,敲下来之后可以当成天然的锅碗瓢盆来使用呢!”
 
    ……
 
    “哈哈哈,那当然,你儿子这么本事,有啥事儿是我不知道的?”
 
    这一路上,顾峥是越吹越不靠谱,走到最后,方圆一米之内,除了顾非凡没别人了。
 
    因为同村的人都不忍心听下去了,这位可是真敢张嘴胡说啊。
 
    就算说的是有些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是你瞅瞅这名字起的,一看就不能当真的。
 
    但是被顾峥背着走的顾老娘却是对此深信不疑,说啥信啥,每每看到一个新东西了之后,那跟大儿子尬聊的是亲密无间。
 
    这让孤独的走在前方的顾非凡不由的泪流满面。
 
    他怕是家中唯一清醒的人了……
 
    这天杀的末世,将我正常的家人还给我。
 
    只可惜,顾非凡的愤懑还没发挥到极致,一行人就沿着昨日顾峥所做的标记,成功的找到了那个医院工作者所栖居的举行洞穴之中。
 
    待到顾峥他们再次的进入到这个洞穴之中的时候,就觉得那洞中的人的状态与这群人刚刚得知自己获救的时候的状态已经截然不同了。
 
    他们就像是带上了一层名为和善的外壳,让随后赶过来见到他们的人,看不出任何的不妥。
 
    “哎,我说铮子,你是不是误会他们了?”有些纳闷的老村长将顾峥给拉到了一旁。
 
    但是一点都不怀疑自己的判断的顾峥,却是坚定的摇了摇头,在见到了那群白大褂的领头者朝着他们走过来的时候,只是给老村长示意了一个眼神,就同这个老而成精的家伙一起对着眼
 
镜男憨厚的笑了。
 
    “白兰慕医生,你咋过来了?这边乱哄哄的,不适合你这种精细人呢。”
 
    而这位姓白的年轻医生却是温柔的说出了自己的来意:“我听说顾大叔发现了可用的药品了?想过来看看有没有能用得上的器械。”
 
    “要知道,有几个士兵,可是伤到了肺腑,没有手术器具,我就成了那个没有米面下锅的巧妇了,根本就无从入手。”
 
    “若是我们中医院系的几个老医生能够跟我们一起逃出来就好了,毕竟从中医入手的话,还能稍微缓解一下病人的病情。”
 
    “不过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南庄子村是不是有离退休的医科圣手的存在啊。”
 
    “那些士兵的早期处理非常的得当,怕是病情能够维持现在稳定的状态,也是这位名医的功劳吧?”
 
    而随着老村长将目光直接转向了顾峥所在的方位的时候,这位憨厚的大叔就腼腆的笑了。
 
    “嗨,全民学医从我做起,电视上不都说了吗?学会偏方九十九,治病救人天下走吗?”
 
    “嘿嘿嘿……”
 
 1085 科幻篇:末世五年 40
 
    就这一番话,说的眼镜男都惊悚了。
 
    他怎么就没发现,这个不简单的男人,在装傻充愣方面也能当他的祖宗了呢?
 
    但是顾峥这么说了,白兰慕还真就不能说啥。
 
    他依然是保持着微笑的状态,拿出那些年轻的村民们所挖掘出来的一个个橡皮泥一般的器械盘,像是顽童一般的将他曾经惯用的刀剪镊给揉开了,捏碎了的……边摇头边在手中玩耍。
 
    “哎,人跟人之间的距离怎么就这么大呢?没有了工具,我这个西医出身的人还真是一无是处呢?”
 
    可是就在这位白兰慕同志惺惺作态的同时,憨厚的顾峥再一次的说出了惊掉人眼球的话语。
 
    “你是说有工具就成?不知道这个成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