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看起来特别尽心的白医生却是受到了村民们

  说罢,顾峥就从随身挎着的小包当中将几片木质的工具给掏了出来。
 
    而这些个木头工具应该出自于同一颗树种,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乌突突又油润的光泽。
 
    就在大家见到于此都疑惑不已的时候,顾峥就拿出其中一片宛若刀状的木片,照着旁边的石砖残骸上狠狠的刮了过去。
 
    ‘噗啦啦’
 
    这水泥主体的砖墙,竟然像是豆腐渣工程一般的随着顾峥这一动作而剥落了开来,让见到这种现象的老村长和白兰慕心中就是一喜,两三步的就凑到顾峥的身旁,宛若放着光一般的盯着
 
顾峥手中的工具了。
 
    “这,这是什么?”
 
    “铁桦,属于濒危植物之中的一种,多少年都没见过了,这星球巨变,末世之初,反倒是跟着一群没见过的树木植被一起,冒了出来。”
 
    “就在咱们北进的路途之中有一大片成了气候的林子。”
 
    “这东西用处太大了,可以等同于金属制品来使用。原本因为存量稀少,都是用于航天领域之中的,现在咱们可以奢侈一把,能痛痛快快做出各种工具了。”
 
    “所以……”说道这里的顾峥就看向了白兰慕,而这个医生却是第一次露出了微笑以外的表情,朝着这个不一般的大树回应到:“手术器械有了,相应的麻醉,消毒以及术后的病变反应
 
处理,术中的输血问题又怎么去应对?”
 
    ……
 
    “所以……你听说过古代医学的生抗病例吗?”
 
    说完这句话,顾峥颇有深意的提高了声音,让那些因为发现了赛金属的木质而凑过来的所有医护人员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的音调,高声的说了一句:“若是你们医院里边的中医科室的老大
 
夫们能够留存下一些就好了。”
 
    “哪怕是术后的汤药配给,以及相应的麻醉药剂的取代,都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啊。”
 
    “毕竟咱们的西成药的储备实在是有限,你看看,才半天的功夫就已经挖掘的差不多了,你们说,咱们两拨幸存人员以及听说了你们的存在搭着伴的一起走的人员,足足有千百数以上了
 
吧?”
 
    “就这些药,没过多久就要被消耗一空了。”
 
    “更何况……”
 
    剩下的顾峥没有多说,以后西成药的制造都成为了问题了,而现成搜寻炮制中成药的人,是一个都不曾活啊。
 
    一下子,心中有鬼的小护士们的嘴唇都发白了,若不是白兰慕在前面笑着,怕是有些人就会崩溃的叫嚷出……口不择言的话语了吧。
 
    不过就算是如此,白兰慕的脸上依然是笑着,然后他就说出了让大家都安定了的话语:“没事,这不是还有顾大叔的帮衬吗?”
 
    “我看先前那个退烧和稳定伤势的方子就挺好,也不知道那本偏方九十九里边有没有跟术前麻醉有关的房子……”
 
    “有!为了救助这些最可爱的人你只要敢下手,我就也就敢下手!”
 
    还没等着白兰慕将话说完呢,顾峥就将话茬给接了过来。
 
    他顺着手的朝着舰长所在的方向挥了挥手,立马就有两个机灵的吃顾老娘嘴短的小兵冲了过来,端着一个大木头盆的就往里边倒开水,做一些医护兵应该做的工作。
 
 
    上了台子的人,生死未知,但是活着的人还需要继续活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一次手术的缘故,这个看起来特别尽心的白医生,却是受到了村民们的一致好评。
 
    在对方未曾做出过激的事情之前,顾峥一家三口,依旧以吃瓜的状态,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只不过随着北进的前行,顾峥曾经跟顾老娘普及的一些看似不靠谱的知识,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在周围人的佐证之中得到了证实。
 
    他们艰难的前行路上,多了许多属于现存世界就地取材的物件。
 
    这一行就走了将近一个月……
 
    靠着顾峥身上的到达指定区域后显示方圆两公里内的地图的作弊器,他们险之又险的与无数次的危险擦肩而过。
 
    终于在某一天里,抵达到了那个舰长曾经在船舰内最后时刻之中……所接到的消息里所描述的大山的山脚之下。
 
    无怪上头将这一条消息给发出来的时候,连通告的语调都是特别的吃惊。
 
    就这山崖的高度,如云高耸,仰头望去,连山峰之端都隐藏在白雾之中,不见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