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着山脚下那一直蔓延到石头缝儿之中的草坪上

 等到那些疲惫不堪的队员们再一次的回归到了大部队的怀抱的时候,就算是带回来的全都是坏消息,却依然受到了如同英雄一般的待遇。
 
    那是小蛋上着,小酒喝着,小眼睛盯着,小嘴巴张着,就等着他们继续往下说呢。
 
    可是等到这些人将这些天收集的汇总地图这么一拿出来以后,大家就集体沉默了下来。
 
    只有顾峥一个人,拿着这张见不到希望的地图……等待着笑忘书分析出来的结果。
 
    当营地内的气氛压抑到了一定的程度,连那位舰长都开始怀疑自己最初的决定的时候,顾峥却指着距离他们这里仅有三日路程的一个节点,缓缓的说出了他的观点。
 
    “你们过来看,这份资料上的标记是不是有些奇怪?”
 
    前去负责侦查的人全都是顾峥集结起的年轻士兵。
 
    他们对于这个可靠又有本事的汉子,有着天生的亲近之感。
 
    听到顾峥这么一说,西行的一队人马齐刷刷的就将头给凑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了顾峥在一处区域性的树林阻断的位置,轻轻的划了一个箭头。
 
    而箭头的走向,正好与这条密林带的形成有着同样的方向。
 
    “咱们这边山脚下的情况大家可以看到了,周围光秃秃的不曾出现大型的植物繁衍区域,别说树木了,就连一棵小草也是难得一见。”
 
    “但是这里,是一个特别的地方,通过你们的诉说,附近是没有明显的河道行驶的痕迹。”
 
    “那么,这就很奇怪了,从你们的口中所描述的植被外观之中……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应该是一种多水环境下才能茁壮繁衍的植物种类。”
 
    “那么,它们赖以生存的水源又在哪里呢?我们是不是可以大胆的推测一下,一条比较浅显,在薄土层下存在着的地下河,正好途径了这一片区域了呢?”
 
    “而它们在流经到了这个古怪的岩石结构的山体脚下的时候,却没有被阻隔成为湖泊或是泉水的形态,那么是不是又它们通过了某个通道……十分顺利的穿过了山脉硬壳,成功的流入到
 
了瓮山之中了呢?”
 
    “所以……”
 
    “所以……”
 
    顾峥说到这里,语速放的很慢,而与其相应和的……是一个个激动的面庞都发了红的士兵。
 
    因为顾峥的这一发现,没有否决了他们指挥官当初所做的决定,他们长途跋涉了这么久,历经了失去战友,缺医少药……各种苦难也才具有了真正的价值。
 
    “那么……”
 
    “那么,咱们是直接启程,还是派人再去查探一番,若是真若顾叔所言的话,那咱们就就地找寻入口,若是错了,还能快速的返回,再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是啊,只希望顾叔的判断是正确的,因为若是错误的话,怕是他们就要再一次的背起行李,踏上旅程了。
 
    到时候,天大地大,从零开始,是多么的困难,山脉外的他们,是绝对没有力气再朝着附近的大城市继续进发。
 
    深吸了一口气的顾峥与舰长,立刻召集了百人所组成的探查大队。
 
    队员构成,有一个算一个的,都有挖掘搬砖的工作经验。
 
    新的计划迫在眉睫,以顾峥作为领头的队长,拿着地图直奔目标地点而去。
 
    至于啥都不会干的顾非凡?
 
    他现在伺候人这一方面,做的那是相当的娴熟的。
 
    在顾峥的调的顾峥……朝着山脚下那一直蔓延到石头缝儿之中的草坪上狠狠的踏了一脚,一个软软的深坑就随着顾峥的抬脚而缓缓的显现了出来。
 
    在深坑形成的一瞬间,一股清泉瞬间涌出,转眼之间就在地表上形成了蜿蜒的小溪,顺着石头缝儿满溢了出来。
 
    这股水流并不汹涌,这土壤层底下应该还有一个更大的空洞……可以容纳地下河水的奔流。
 
    想到这里的顾峥,面上就是一喜,指着这处草坪就高声叫了起来:“就在这里往下探探,咱们要知道这条河的规模。”
 
    “我再去这山壁周围瞧瞧,若是这般大的冲击力度,怕是日积月累的应该冲刷出了一处不小的缝隙了吧?”
 
    权当活马医了,万一这石头是那种易碎的结构呢?